现场开奖结果

走近陆军第75团体军空中突击某旅指挥通信连女兵

更新时间:2019-02-28

  值班结束后,王雯雯又来到训练场跑5公里。“我首先是个兵,其次才是个女兵。”她说,“练兵备战没有终点,必须时刻做好上战场的准备。”

  “哪能呢!当时女兵们的训练热情不高,我心里着急啊,只能假装说‘没事’。”字媛艺说。

  大庭广众下,全副武装的她把心一横,抓绳便滑。没想到绳索贴得过近,在滑降过程中,字媛艺的脸与绳子持续摩擦后被重大烫伤。

  背记号码、接转电话……起初,从军分区所属军队调来的王雯雯,工作与之前并无变革。很快,机降、抗眩晕等课目训练就由男兵拓展至女兵。

  王雯雯是陆军第75集团军空中突击某旅指挥通信连的一名话务员。自2012年参军以来,她的主要工作就是在机房里接转电话,从未参加过大局势军演。

  “我是右翼狙击手,担负对‘敌’暗堡进行火力压制的责任。”王雯雯说,“全程扛着26斤重的狙击枪,仅从体力来讲就是个不小的挑衅。”

  2017年,王雯雯所在部队首次浮现在公民部队战斗序列。“空中突击”,成为外界高度关注的热词。

  “空中突击军队是陆军从平面作战向破体作战转型的新型合成作战力量,也是国防跟部队改革后成破的新质作战力量,使命艰巨、任务重大,从旅领导到个别一兵,不允许任何人缺席掉队。”旅政治委员严国正说。

  新华社记者李国利、徐毅

  “太好了!”她兴奋地说,“去年咱们跟男兵一起参加演练,不仅坐上了直升机,开上了突击车,还打上了狙击枪。”

  冷场之时,字媛艺主动站出来说:“我来跳第一个。”

  翻开这个旅的新年度训练盘算,记者留心到,他们今年承担的大项义务很多很重,训练强度密度都有所增加,新型陆军部队正插着“钢铁翅膀”快捷腾飞。

  “训练诚然很苦,但我们练得很快乐,因为我们是个团结拼搏的群体。”女兵陈余加说,“小病小伤,忍忍就从前了。咱们绝不能给群体丢人。”

  指挥通信连的女兵们说,据说要进行机降等跟男兵截然不同的课目训练时,她们跟王雯雯一样,第一反应都是愉快。

  短短7个字,女兵们重拾信心,一次次爬上高台,又一次次从上滑落。3个月后,她们全部通过机降课目考核。

  转隶才一年多,女兵王雯雯的心就变“野”了。这不,一听到今年还有机会加入实兵演练,她的眼睛顿时睁大发亮,面部表情被刹那点燃。

  新华社南宁2月18日电 题:哪个女孩不爱俏?只因使命担在肩――走近陆军第75团体军空中突击某旅指挥通讯连女兵

  那是个难忘的夏天,西北戈壁,烈日炎炎。王雯雯等8名通信女兵以战斗员身份,全副武装搭乘直升机“蛙跳”至目标空域,悬停、开舱、抓绳、索降、落地,快速形成战役队形直插“敌”纵深。

  事实上,面临挑战的远不止王雯雯一个,而是她所在部队的所有将士。

  战友们惊呼着围上来,字媛艺却淡定地说:“没事,下一个,连续。”

  记者在旅总机值班室见到她时,她刚接转完电话。话里提到的演练,是她第一次参加的实兵演练,也是她所在旅全程按打仗恳求组织的一次空中突击跨域夺控演练,实兵实弹实装。

  训练中,由于臂力不够又不完全把持动作要领,女兵们彻底摔出了心理阴影。2018年3月,从10米高的机降平台进行练习开端当天,她们望“台”止步,没人敢跳。

  “真不担心脸上留下伤疤吗?”记者问。

  武装越野,3公里刚起步,5公里是标配;转滚轮,一圈转不了就从半圈开始,十次不行就百次千次;与直升机合练,每人都带上塑料袋,吐了也不放弃……一年多来,女兵们从基本的体能练起,从最基础的动作学起,全身瘀伤遍布,两手青紫红肿,双肘反复结痂,不一个人缺席过一次训练。

  “全员参训不是为了丢脸好听,而是因为打仗之需、胜战之要。”旅政治工作部主任成晓勇说,

  第一次机降训练,厚厚的保护垫上有仰着的、趴着的、侧着的……字媛艺笑言:“没想到,我们摔出了各种高难度的造型。”

  从固定通信台站的话务执勤人员到全副武装、机降狙击的“女特战队员”,王雯雯和战友们经历了怎么的训练?

  “没上训练场时,我们很有热血。”班长字媛艺说,“可第一次爬上6米高的机降平台,光是往下看就觉得恐惧,小腿直打颤抖。”

  是啊!哪个女孩不爱俏?只因使命担在肩。